目前日期文章:200609 (1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昨天下班,J小姐陪我到中醫診所看醫生,除了最近一直睡不好之外,還想知道自己到底還有哪些毛病待修。

血壓低是意料之事,我的血壓從來沒有正常過;
心跳還算正常,一分鐘79下,比起之前的129下,我想我已經恢復很多。

接著開始看診。

把脈真是件很神奇的事情,為什麼捏捏我的手就可以知道我有哪些毛病?

醫生邊把脈邊說著:「妳鼻子過敏、月經來肚子會痛、氣很虛、血壓也太低。」
『沒錯、沒錯。』我心裡想著。

接下來醫生說的話才著實的嚇了我一跳:「妳頸椎的第二節歪了,所以會容易疲勞、脖子酸。」

把脈居然可以把出頸椎歪了!我用一種不敢置信的表情,傻傻的點頭,之前就知道左邊的肩膀不太對勁,常常沒事就會痛,偶爾姿勢不對就會落枕,連轉都無法轉。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吼先生與pree小姐前往東京的前一天,我要求了一個御守;消災解厄的。



對這些莫名其妙的人事物我感到厭煩,那天的對不起像是個終點一樣的結束一切;我從來不隨便討厭誰,這次我是狠下心來撇清關係,還包括了在她耳邊訕笑的他跟他。

最後一次打亂我的生活節奏;
這是最後一次。

御守對我來說有股安定的作用,小小的一個帶在身上,好像真的保祐我避開那些不該來的厄運;我迷信,確實是這樣。

由衷的感謝吼先生與pree小姐,其實我也很想跟你們一同旅行。

從這一刻起,讓御守保祐我一切順利。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還是輸了,

在那些虛偽的友情之中,我仍然沒有立足之地。

大家都裝傻的很成功,就連那絲絲耳語也在我眼前放大上演著;
何必這麼累人,大聲的宣告我們不合的事實不是更如妳意?

我看著那齣在我面前的悲劇,
劇中的人都開心的笑著;
看戲的我心情沉重,
甚至突然明白到我們真的不適合的這件事情。

如果連走在路上我們都必須保持這麼遠的距離,
那心要如何連在一起?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好巧。



去年的今天,我在前往義大利的路上;昨天很巧合的夢到自己又去了一趟義大利,在街上搭公車、換火車,玩的不亦樂乎。

一個人,真的比較自在嗎?

在義大利的10天,我很享受這種孤獨的感覺,沒有人認識妳,沒有人會跟妳產生任何關係;今天留下的足跡,明天會有新的旅客覆蓋;那些煩人的、不想見到的、不想思考的,在異國都不存在,任性一點還可以延後回家的班機,狠狠的繼續放生。

飾品店老奶奶細心替我包裝禮物的神情,我到現在還是深深的記在心裡。她用她佈滿皺紋的雙手拿出小紙袋,口裡念念有辭的在計算機上打出金額;那是一間不到五坪大小的小小飾品店,我的小花錶就是在那裡買的。

在華麗的大城市裡逛著簡單的市集、感受生活;威尼斯的第二個清晨,我把自己住的那個小島徹頭徹尾的走了一遍;BAR裡塞滿了上班族,站著喝完精緻的expresso,香味從店裡飄到了街上,還沒開門的面具店比比皆是,我站在camper的櫥窗門口久久不肯離去。

聖米吉安諾的山城裡,從山上散步到山下的路途,有著好多不同特色的商店,這裡有著鮮艷的向日葵、手工製作的磁磚、山腳超市裡新鮮的水果與有名的咖啡粉…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說,謝謝你

因為你,今年的海邊有了鮮明的記憶

大太陽、燙腳的沙灘、吞噬人們的大浪

當然,還有那仍在嘴上的三條縫線

但,我是開心的感謝你

因為你,我越過了最洶湧的浪潮,到達平靜的警戒線邊

因為你,旅行除了離開,又多了另一層不可抹滅的意義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我心裡的那條界線越來越明顯,甚至在界線之前就已經設了一道防護,讓界線可以更清楚的被劃分、讓界線就是界線,不會被無故跨越。

第一次手足無措,是那一晚看到藍色流星的陽明山上。後來我才知道,這不是誰能不能保護妳的問題,而是妳有沒有辦法把界線拉的不著痕跡,而且不被碰觸;妳也知道了一但堅守不了那道底線,隨之而來的恐懼與無可奈何就會深深的纏繞住好幾天的情緒反應,令人作嘔。

出自好意的分享成為一種不被信任的那一刻,我終於可以了解對於某些人的好感只是一種被深深信任著的錯覺;只是錯覺而已。

好多事情,我了解的、不了解的、熟悉的、不懂的,開始讓我對自己產生懷疑。

E總是叫我跟他說話的時候要勇敢一點;
面對L的時候,我卻可以輕鬆自在的說出我的感受和接下來的作法;
C和那群朋友讓我喘不過氣;
T讓人感到被信任時的放心;

於是,跟不同的他或她相處的時候,說話的防禦程度也漸漸的發生變化,可能更直接、可能更客氣、可能很虛偽、可能很安靜。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這是我的嘴;
一個大浪打下來,它就變成這樣了。


被海浪沖上岸之後,發現嘴角在流血,舔了舔,還好牙齒還在,倒是破了個很大的洞;我一直覺得我是嚇傻了才會一滴眼淚都沒掉。

救生員一看到傷口就說:「這一定要縫。」然後告訴我們哪裡有醫院可以掛急診,同在一個帳篷下的女生用一種嚇的半死的眼神看著我。

F載我到醫院去,第一家急診相當奇妙的告訴我們他們11月1號才開幕,還很詳細的告訴我們原因,完全沒發現我已經痛到想揍人;後來到了恆春的南門醫院,護士也在第一時間告訴我要縫合的結論。

我躺在急診室的床上,F握著我的手,這個時候我的眼睛紅著,眼角濕濕的;

「麻煩妳到外面等。」護士對著F說;只剩我一個人躺在床上了。

醫生拿了一塊開了口的布放在我的臉上,只露出要進行縫合的嘴;另一個護士撐開我的嘴唇;醫生開始上麻藥。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Sep 07 Thu 2006 15:25
  • 起飛

注定好的,該去這一趟,像是生命中的呼喚一樣。




會遇到些什麼樣的人、會發生些什麼樣的事情、可以看到什麼樣的風景?

注定好的;

即將起飛的旅程。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人一定要虛偽嗎?

我討厭連在你們面前都要隱藏情緒;




我‧他‧媽‧的‧很‧不‧開‧心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昨天打完球,大家到建國啤酒廠附屬的Taiwan Beer Bar喝酒、吃飯;這裡的啤酒是當天新鮮的生啤,入口的感覺很順暢,冰涼涼的相當痛快;跟一般的熱炒店比起來,這裡的啤酒也便宜許多。 



500c.c一杯只要50元;
5000c.c一大桶的生啤也只要500塊;
 
另外聽說有特調啤酒,不過因為昨天點菜的不是我,所以也沒有到吧台那裡一探究竟;下次再去試試啤酒特調會是什麼味道。

非假日的時間,Taiwan Beer Bar裡已經坐的滿滿的,大部份看起來都是上班族,下了班之後到這兒坐坐;這樣的設計真好,相當能夠紓解上班的苦悶和煩燥;這也讓我想起了日本的居酒屋,還有日本人嗜酒如命的文化特色。

五月到日本的時候,由於是跟團,所以一天三餐都是被安排好的,偶爾幾餐會配上梅酒〈日本的梅酒真是好喝到想哭啊~~~〉,但大部份喝飲料都要另外加錢,就連到自助餐廳都不例外;第三天的晚上,我們到傳統的燒肉店吃燒烤,餐廳可以另外叫啤酒,一大杯應該是700c.c左右;這種時候當然不能錯過可以大口吃肉、大口喝酒的好時機!於是我到櫃台叫了兩杯啤酒,跟胡小玫開心的喝了起來,其他團員在我們的引誘下,也紛紛叫起酒來。

而在街道上,也充滿著不同特色的居酒屋,每到了下班時間就會人滿為患;就像是我們在日劇中看到的那樣,男生扯開領帶、女生脫掉鞋子,在居酒屋的包箱裡不顧形象的喝著;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