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每年夏天都避免不了細微雜音,同時充滿既定行程與曬得焦黑的皮膚的同時,今年似乎少了那股令人不安的雜訊;仍舊忙碌,但又有一絲絲的穩定,這其中的尷尬與矛盾是很難向人解釋的。
 星期六沉迷於女排大獎賽;波蘭與義大利的優異表現數一數二,兩隊11號對決的厲害,妳來我往之間沸騰了我們體內那股早該被勾引出的熱情。 



星期天則是回到了淡水,排球真是爛到無路可退的地步,只好早一步離開到漁人碼頭人擠人,那黃昏實在是美得可以,對於這片景色總是不可理喻的眷戀,而在幾分鐘之內變化萬千的天空,像是要把人的魂魄都吸走一般… 


(那雲的變化只在眨眼之間)



星期一,用綺貞的歌曲開場是最完美的了!小包廂裡只有我與J小姐兩人,選擇了陳綺貞之後,便毫不猶豫的點完兩頁所有的歌曲,一首接著一首。第一次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唱著綺貞,就算早上呈現一種精神耗弱的狀態,骨子裡還是開心著的! 

在打包整理與重新開始的這當下,緊張的情緒算是暫時被壓抑,並沒有在瞬間湧出並且造成災難,只是在穩定的背後,偶爾還是會有一種「喔!已經是夏天了!」的後知後覺,直到晶瑩剔透的汗珠沿著髮際落下的那一刻,才真實的感受到季節已然交替,以及那個時空仍然錯置的自己。

蟬叫聲總是在最後才被想起;需要仔細聆聽才不會忽略屬於夏季的、特別的聲音,詭異的是,那頻率明明就不至於讓人忽略,卻又被過濾的如此輕而易舉。

背上烙著烤焦的痕跡;

我想我們需要的,還包括一些眼見為憑。


創作者介紹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