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夏天,

我們一起練習愛情、練習自由、練習成長

【演唱會前】

2007年的a piece of summer演唱會一直是我覺得概念非常完整的一場表演,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綺貞的演唱會我每場必到,甚至還跑了海外的香港場。

這次的夏日練習曲從a piece of summer的概念延伸而來,沒有小巨蛋的豪華場地,我們跟綺貞與所有樂手的距離都更接近了!

---週邊---

---現場banner---


(成大場)


(秘密樹)

準備好了嗎?

演唱會要開始囉!!!

【演唱會】

一開始,布幕上的螢火蟲幻化成為五大洲地圖接著又變成了城市地圖

第一層布幕落下,第二層布幕透出綺貞的影子,她在高台上抱著uklele緩緩唱出「他在五點十分醒來…」頭上戴著珍珠般的網子,第二層布幕上有著蜘蛛網正在成型;綺貞說,這一幕呈現的是她被當成獵物困在蜘蛛網上的樣子。


(圖片引用自自由電子報)

「隱藏在我和你未完成的作品…」小塵埃是開場的第一首歌曲。

舞台燈暗,再次亮起時,第二層布幕升起,綺貞與建騏在台上彈起了雙人鋼琴,「狂戀」的旋律強烈又激動。

這是第二次看見綺貞自彈自唱,上次是在台南成大唱告訴我的時候,當時我哭到眼睛都腫了,這次則是一種滿滿的感動,而當「狂戀」結束響起「嫉妒」的前奏,那股滿溢的情緒終於忍不住的爆發開來,一邊又藉著這樣溫暖的聲音在撫慰著那塊小小的、充滿傷痕的角落。

(圖片引用自KKBOX)

陳綺貞的歌聲既能撕裂妳,也能讓妳的傷痛痊癒。

這場演唱會的歌序到這裡開始有些許不同,第一場與第四場唱的是「漫漫長夜」,中間兩場則是「失明前我想記得的四十七件事情」;背景都是綠意盎然的森林,舞台上出現了一張有著羽翼的紅色椅子,從背後看,就像是長出了紅色翅膀那樣。


(圖片引用自自由電子報)

「靜靜的生活」,背景出現了一片緩緩降下的葉子,綺貞升起手,螢幕出現水波紋,一切都搭配的恰到好處。之後隨著歌詞,背景的沙漠裡也出現了駱駝、火箭與啤酒泡沫,最後一起被吸入流沙、墜落。歌曲重新改編之後,像是一種與內心對話的喃喃自語,想要擺脫外界一切束縛與打擾,只想一個人‧靜靜‧生活。

然後是這次所有視覺效果裡我覺得最驚豔的部份!

「Sentimental Kills」在背景出現了歇斯底里的陳綺貞,感覺上就像是我們用燈箱在看負片的效果,人物線條與背景都是單色,不斷的試圖掙扎與甩開煩惱,而舞台上的綺貞則是時而出現與背景綺貞一樣的動作,兩個自我一同呈現,再加上重新編曲,更加重了那股令人窒息的氣氛。

從夢境醒來,一格一格的底片裡出現著不同景象,有飛機正要起飛降落、有上下顛倒的大樓、有奔跑,剛聽前奏的時候,我一直以為是80%完美的日子,沒想到開口的第一句卻唱起「旅行的意義」,還加入了單曲版裡的火車行進,我們就這樣跟著所有的畫面一起出發旅行,雖然這次沒有大家一直約定著的飛行帽陪伴。

「喜歡一個人孤獨的時刻,但不能喜歡太多」當「太多」接近尾聲,白色布幕落下,接著綺貞舉起雙臂,音符還在持續激昂,畫面出現了龐大的黑色翅膀展翅飛翔,這一幕也令人印象深刻並且震撼著!

當布幕再次升起,綺貞戴上了白色翅膀,像是搖滾天使一樣唱起「躺在你的衣櫃」,每次聽到這首歌曲我還是會不自覺的雞皮疙瘩,尤其是小虎的編曲,還有整個舞台上同時彈下某幾個音符的那種痛快,這是我心裡搖滾樂應該有的樣子,不是那種非得分門別類的搖滾,純粹是那種能夠引起共鳴並且令血液奔放的旋律!


(圖片引用自KKBOX)

之後舞台上更出現了火樹銀花,綺貞用著她的方式,用另一種更原始的激情唱起了「漂著」這首原本寫給楊乃文的歌曲。也許某一天等時機對了,「漂著」也會像「煙火」一樣被付予全新的生命,然後,被好好收藏。

脫下白色羽翼,「魚」的前奏響起,台北四場更在歌曲接進尾聲時從天上降下了好多的白色紙片和羽毛,其中偷偷藏著綺貞寫了字的、灰色的羽毛紙片:

---我們 每一分 每一秒 都是歷史 陳綺貞2010---

第一天其實沒有發現,是第二天離場前才在座位底下發現居然有寫著字的,還好,我留下了這一片屬於今年夏天的珍貴紀念!

台南場及台中場則是在舞台上落下了羽毛,甚至連背景MV都是全新的樣子。

到這裡,上半場算是完美的結束,下半場的開場螢幕上出現了「夏之生活片段」的影片,大家紛紛說著夏天的夢想:

奇哥:我想要減重五公斤

小虎:夏天就是要吃冰

鼓手小白:吃冰不會頭痛嗎?我會頭痛!

盟盟:我想要吃麻辣鍋

宏一:我最想要的就是躺在草地上,然後很舒服的看天上的雲。

羿妏:我想要吹冷氣!

綺貞:我約你!我們可以坐在路邊發呆!

羿妏:可以啊,可是路邊有冷氣嗎?

綺貞:游泳!游泳也不錯啊!

然後大家真的去吃了冰、騎了車,還去游了泳!

最後畫面回到綺貞的房間,整個舞台的設計也變成了綺貞房間的樣子,有小書桌、銀行燈還有一張床。

「越洋電話」是在房間裡唱給我們聽的第一首歌,整場演唱會也一直到現在綺貞才開口說話。

綺貞:歡迎你們來我的房間,我大部份的歌曲都是在房間裡完成的,所以我的歌曲就跟我的房間一樣紀錄著我的成長,接下來我要唱的是歌曲是寫給十七歲的自己,AFTER 17。

這是我學會彈的第一首歌曲,每次都會跟著綺貞的節奏緩緩練習,然後想著這些年,少了點單純,少了點執著,少了點勇氣,也許我們都回不到那時候的自己。

接著小虎出現,坐在床上替綺貞彈奏著「表面的和平」;

我曾經仔細聽,你說的大道理;曾經小心翼翼,維持表面的和平…

這首歌出現在一個最適合的時間,2005年,我打破了表面的和平,讓兩條線恢復平行,每次聽到這首歌都會有著深深的嘆息。

在房間裡的最後一首歌,綺貞為我們唱出了「La vie en rose」;初夏結束,正式要進入盛夏時節,舞台上搬出了兩套不同的鼓,小白與建一老師在熱帶叢林裡展開了一場鼓的BATTLE,我們彷彿真的來到了非洲原始叢林裡,享受著熱情奔放的打擊樂......

(to be continued)

 

創作者介紹

mie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