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晚出門前的一小時,我癱在床上像死屍一樣的睡著了。

已經到達不出國、沒有旅行的臨界點,天天都很恍惚;
要命的我還得撐到九月。

工程師問我家住在哪裡的時候,我先是說了中和,然後又改口說是中壢…講完自己都傻眼;
J小姐說要跟舞蹈班老師吃飯,我把星期二當成星期一,懷疑她怎麼都不用上課;
說要去行天宮拜拜,但其實我心裡想的是天后宮…囧rz…
早上簽日誌的時候簽成9號;

失衡?
我想是吧。

28天循環周期之前,總是會特別疲憊、心情不好、怕吵、不愛說話。

氣溫維持在30到32度,這是夏季;
晚上七點都還能看到微亮的天。

那個穿著短褲跟背心、揮汗如雨的季節終於來了!

昨天中午趁著外出,繞去買了不用排隊的甜甜圈先生、逛了大眾、光南、佳佳;原本還想繼續打混,可是一想到桌上堆到天邊的工作,只好回頭走向捷運站,往北投自投羅網。

評估報告再不交,我可能得提頭去見總經理;但我也很怕在這種恍神的情況下,我會把對同事的咒罵都一併寫進去。

沒人要陪我去蘭嶼玩。
四天假,我不想待在台北發霉,而且再不出門放空,我的心跟腦袋都要爆炸了。

沒人陪我去蘭嶼。

So what?

一個人也能提起包包出門去。
創作者介紹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