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其實不太知道離開了電台,我還能做什麼。

彭小弟說:「妳電視也做過了、廣播也做過了,現在要換去做雜誌嗎?」

好像也沒什麼不可以的。

昨天邊看著布拉格的地圖,邊和Judy聊天,她是我國中同學,高二的時候就移民到美國,幾年回台灣一次,我們始終都沒有斷了連繫,不過我每年都嚷嚷著要去紐約找她,卻從來沒有實行過。

和她聊天的時候,也是我唯一可以練習英文會話的時候,因為她公司的電腦無法顯示中文。

「I need your address,you can leave me a message when you're back.」早上我傳了訊息給她,最近開始整理寄明信片的地址,每天寄一張大概都要寄上十幾天,還好這次行程相當悠閒,我想應該有很多在河邊發呆跟放空的時間。

也不用管文法到底對不對,有時候我都覺得自己在亂講一通,但她還是可以了解我在講些什麼;像是「I want to prepare in advance .physically.haha.」

〈有人翻的出上面那句我是想表達些什麼的話,也可以留言給我,猜對的有小禮物〉

好吧,我的確是在計劃著某些事情;看著地圖的感覺很混亂,像是看著自己茫然的未來一樣。

昨天做了個惡夢,太真實的結果是,我到起床都還在懷疑這是不是真的發生;我夢到mie小咖被偷走了,怎麼找都找不到,我在河堤、馬路還有涵洞裡來回走著,天色很暗,手電筒能照到的範圍不大,我在心裡懊悔著為什麼不鎖車門,然後眼睜睜看著mie小咖從我的眼前消失,一直到天亮了,警察才通知我,他們在河堤邊找到我的車,車上還睡著一個奇怪的男人。

夢的過程中,其實我醒過一次,然後一直想著我的車到底在哪裡?現在如果去停車場,車位會不會真的是空的;後來睡著之後,夢還在延續著。

這種似真非真的夢境實在很傷身啊!

總之,關於辭職這件事情,我並不像表面上看見的這麼灑脫,認識我久一點的人都知道我有多愛電台,多離不開廣播這個行業,一但離開了,再回來的機率就比中樂透還低,更何況我沒有中樂透的命。

最近是我的不安恐慌期;

我想我需要一點安心。


【提醒】
想要捷克明信片的,記得留姓名跟地址給我,還有別忘了郵遞區號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e1218 的頭像
mie1218

mie

mie12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